2021年7月24日 星期六

揭開神秘的「治療」 精神科的電擊

撰文/公民人權協會調查研究小組

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海明威在接受精神科的電擊後說:「把我的心智毀掉,並且抹去我作為一生資產的記憶,讓我不再能寫作,這樣到底有什麼意義呢?這是一種很犀利的療法,但是我們從此失去了病患。」

許多人並不了解海明威說「我們從此失去了病患」是什麼意思,因為大部分的人並不知道,精神科的電擊帶來的其中一項嚴重後遺症,是失憶,它讓人陷入深深的遺忘。海明威在精神病院裡接受了20次電擊,從精神病院出院後沒幾天,海明威自殺了。可能,他無法承受曾經引以為傲的人生經歷,文學的想像力和創造力,在電擊結束後,也跟著消逝,毫無殘留,全然抺殺。

精神科的電擊,稱為電痙攣療法(ECT),跟我們常聽到的心臟停止時的急救心臟電擊並無相關。精神科電擊ECT,被電擊的部位在腦部。精神科把它當成醫療程序,是為了引起身體的癲癇大發作。痙攣、癲癇發作不是會對身體造成傷害嗎?當其他醫師竭盡心力要預防或治療痙攣、癲癇的時候,為什麼卻要精神科卻要製造人為的痙攣、癲癇?

2021年7月6日 星期二

青少年自殺事件背後的抗憂鬱劑

 撰文/公民人權協會調查研究小組


儘管食藥署曾經發佈公告(1),但是有多少民眾和父母知道,原本以為能防止自殺的抗憂鬱劑,極有可能增加自殺想法及風險。事實上,所有的抗憂鬱劑都可能增加自殺風險,特別是當它們開立給24歲以下的年輕人。有多少醫生和藥師會主動告知病人這個驚聳又危險的副作用?基本上,他們絶口不提。

2004年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(FDA)公布了一項黑框警告(這是FDA最嚴厲的警告),認為所有選擇性血清素回收抑制劑類(SSRI)的抗憂鬱藥物,都與自殺念頭及自殺行為有關。台灣幾乎沒有人知道,上黑框警語之前,美國媒體掀起長達兩年,揭發國際大藥廠隱瞞抗憂鬱劑的自殺風險問題。(2

200211月,美國福斯新聞最先報導服用克憂果會增加自殺風險,當時葛蘭素史克藥廠強烈否認克憂果會導致自殺。2004年福斯新聞針對抗憂鬱藥物導致自殺的事件做了一系列報導之後,食品藥物管理局表決通過,強制葛蘭素史克藥廠在克憂果的包裝上,標註有關導致青少年自殺副作用的黑框警語。

 

藥廠曾打死不承認抗憂鬱劑導致自殺

當時追蹤並深入報導的福斯記者道格拉斯.甘迺迪,是美國知名記者,也是已故甘迺迪總統的姪子。他回顧當時挖掘真相得到的藥廠回應:「我記得我曾和葛蘭素史克藥廠發言人一起把數據看過一遍,然後對他說:你們的藥物會導致自殺,這個該要治療憂鬱、該讓人不會自殺的藥,其實在讓人自殺。令我震驚的是,他們不斷極力否認藥物會導致自殺。然而兩年後,藥廠被迫承認,是的,這些藥物會讓人自殺,FDA規定它們必須在所有這類藥品上,標註黑框警語。」

2021年5月19日 星期三

【五位憂鬱症女患者,展智慧翻轉吃藥命運】


有一次的憂鬱症發作的危機。世界衛生組織的研究更表示,2020年造成人類失能(disability)前十名的疾病,第一名是憂鬱症。

果真如此的話,公民人權協會獲得的個人經驗報告,分享五位憂鬱症患者如何走出憂鬱,恢復身心健康、在職場及家庭成功表現的女性故事,便更顯珍貴。事實上,這些憂鬱症女性都在各自努力後,成功的脫離精神科藥物的依賴,並樂於公開他們的經驗故事,鼓勵他人勇敢憧憬戒藥後的全新人生。

★資料來源:公民新聞

https://www.peopo.org/news/534776


警告〕:請勿自行停止服用任何精神科藥物,

因為可能造成嚴重的戒斷狀況。

民眾應該尋求有藥物戒斷經驗醫師的建議和協助,

這點非常重要!如果您知道您的孩子、親戚、朋友、同事或鄰居,

吃了精神科的藥品而出現嚴重副作用,或被不當對待,

敬請通報公民人權協會!


更多的替代醫療資源:

http://www.cchr.org.tw/?page_id=445

 

#公益 #分享 #姐妹們站起來 #憂鬱症  #憂鬱症患者  #精神科  #藥物副作用  #失戀  #婆媳關係  #女性  #兩性關係


2021年4月15日 星期四

不用藥物的自閉兒教養良方



(示意圖)

口述/黃顯註老師

整理編輯/CCHR公民人權協會

我是一位資歷有17年特殊教育經驗的老師。從事特教以來,對自閉症特別有興趣研究,以下分享我教學的心路歷程,以及自閉兒的教養良方:

發心當特教老師

我在從事特教之前,已當了8年幼教老師。當時觀察到很少有老師選擇特教領域,缺乏師資,而我最擔心的是,弱勢的孩子沒有人重視他們,他們沒有未來和希望。我真心想幫助這些孩子們逆轉這個劣勢,所以覺得自己應該從事特教老師這一行。

當我在讀師院的時候,有修特教的學分。這個領域讓我學會觀察,要非常敏銳地去覺察孩子的行為和狀況。我進入特殊教育非常有意願和想法,而且教育現場必須面對孩子很多的狀況,所以教育局長期針對特教老師舉辦的受訓課程,我都會去參加。

另外,特教老師比一般的老師來得辛苦,除了教書以外,還要觀察學生行為做記錄,與導師要密切溝通和協調,給予學生最有利的學習,讓他們能運用在日常生活中,也要能夠融入普通班的作息。特教老師在一天工作之後,在特教通報網線上寫出,在那一天去到那一所學校,把學生帶到那一間教室上課,上過什麼樣課程;或是和導師協同教學,這些都要做記錄,教育部人員隨時會去登入檢查。

家長是孩子改變的捷徑

我的經驗是,若想訓練孩子的自理能力,不論是否是身障的孩子,都應從家裡開始。針對每個孩子不同的狀況,讓孩子學習到的東西,可以隨時運用出來。我得告訴班上的導師和家長,我所觀察到的孩子的情況,盡我最大努力,在有限時間裡,讓孩子改變。而從家長身上著手,則是改變的捷徑。

2021年4月6日 星期二

從恐怖教養,到搏命演出的孟母


          (此為示意圖,非本人;Photo by Ketut Subiyanto from Pexels)


口述:瑾媽媽

編輯整理:CCHR公民人權協會


無知的恐怖教養,造成家庭傷害

不知如何正確教養小孩;沒有計畫而生育;產後沒了工作;對於生活的憂心;造成我將煩躁情緒轉嫁在孩子的身上。情緒變得喜怒無常,讓孩子活在恐怖教養中。

例如,女兒不小心打破東西,我就會很歇斯底里,大聲罵人,大約罵了一個小時,甚至還會動手打她。回想在我弟弟一歲多的時候,帶他去公園玩,他不小心把鑰匙掉在地上,我也會歇斯底里的一直罵他。從兒子會走路講話之後,我的喜怒非常分明,兒子常常被我嚇到哭!

我將自己對待孩子,缺乏正確教養觀的暴行,推卸責任,說自己病了。我姐姐在學精油手工皂的老師知道我的狀況後,推薦我用精油來緩解我的情緒,但效果不好。精油老師告訴姐姐:「你妹妹應該是產後憂鬱症,要去看醫生。」我那時候也懷疑自己有嚴重的躁鬱症,我前1秒還笑笑的,但下1秒就馬上變臉,翻臉跟翻書一樣,連對自己親人也都是這樣喜怒無常。我的兒子兩歲時,我去了身心科看診。一開始跟醫生聊天,醫生都覺得我蠻正常的,在問診的過程中,我已經忘記醫生問我什麼了,我開始痛哭。醫生告訴我:「妳是需要吃藥的。」醫生還問我:「妳可以控制你的脾氣嗎?」我回答醫生:「沒辦法,只要一碰到那個點我就會大爆發。」我告訴醫生,我還有睡眠障礙,所以醫生就開抗憂鬱劑給我。

吃完精神科藥後,我不到半個小時就昏睡過去;但早上醒來時都很累,累到我都不會發脾氣了。後來吃了幾次之後,我發現因此我沒辦法顧小孩,甚至累到需要我姐請假幫忙顧小孩。姐姐建議我再回去找醫生,醫生回應說給的抗憂鬱劑都是最輕量的,後來藥量還幫我減半。服用後雖然沒有之前那麼累,但我的脾氣更大。我覺得這樣不對,所以我又回去找醫生,醫生就告訴我:「你不要吃藥了,去隔壁藥局買顧腦的保健食品。」就這樣突然斷了抗憂鬱的藥物。我買了顧腦的保健食品來吃,但後來因為生活及工作上非常忙碌,最後不了了之。看來這不是治本之法。


自己胡亂幫孩子貼標籤

我的兒子在三、四歲要上幼稚園之前,發現他很奇怪。他喜歡自言自語,拍照不看鏡頭。因此我上網去查資料,發現孩子的行為跟自閉症很像,孩子跟我講話時沒有辦法直視我的眼睛,他一直嘰嘰喳喳的自言自語,人群很多他會怕。

兒子再大一點更怪。我當時的想法是我一定要帶他去看醫生,我不能錯過早療,如果我錯過早療就會害到這個孩子,所以我就帶他去看醫生。

醫生說:「拜託還那麼小,誰規定拍照一定要看鏡頭。這位媽媽我現在跟你講話,我也可以不看你呀,只是因為我是醫生,所以我必須要看你。孩子沒有事。有事的是你,我會建議你去看身心科。」我心想怎麼遇到了神經病,可是我身邊的人都推薦這個醫生,既然醫生說沒事,那我就走了。